首页

临江胃肠医院家好

时间:2020-11-30 09:00:37

临江胃肠医院家好,梅河口胃病医院哪家最好,延吉胃病医院哪里较好,磐石胃肠医院评价,吉林胃病医院那家强,集安那里治肠胃病好,公主岭最好的肠胃医院是哪个医院

原标题:造车新势力面临生死淘汰赛 长江汽车烧光51亿后破产清算

每经记者:孙桐桐 每经编辑:裴健如

又一家造车新势力倒下了。

“公司已经欠了我一年多的工资,将近8万多元。之前申请过劳动仲裁,但公司一直没有付钱。”一名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长江汽车)离职员工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像他这样被欠薪的长江汽车离职员工还有100多人。

11月1日,因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且公司停业多时,长江汽车宣布与部分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关系,相关社保公积金也开始停止缴纳。至于拖欠的员工工资、“十三薪”等,下一步则需要按照法律规定进行认定。

“现在长江汽车由法院指派的管理人在管理,但是在11月26日第一次债权人大会之前,管理人没有时间对公司相关事宜进行回复。”长江汽车相关负责人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对于欠薪问题解决方案、公司是否引入资本进行重组等外界关心的问题,目前还不清楚。

公司欠薪停产已多时

9月29日,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发布的破产文书显示,根据杭州万途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的申请,该法院于2020年8月24日裁定受理长江汽车破产清算一案,并于2020年9月11日指定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、浙江诺力亚律师事务所、宁波科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为长江汽车管理人。

破产文书显示,长江汽车的债权人应于2020年11月11日前,向管理人申报债权并提供相关证据材料。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将以网络会议和现场会议相结合的方式,于11月26日召开。

“如果有投资方愿意接盘,对长江汽车进行破产重组,企业将有复活的可能。如果没有,破产清算结束之后,就意味着企业注销,长江汽车‘死了’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上海律师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。

记者了解到,自今年8月24日被杭州余杭区人民法院裁定进入破产程序后,长江汽车几乎每周给员工发放一次“居家等待”的通知。就在几天前,众多在职员工收到了“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”和“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协议书”。“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”显示,长江汽车在破产前夕已经停业多时,难以为继。

实际上,长江汽车破产清算的消息来得并不突然。早在两年前,长江汽车就已经出现了欠薪苗头,资金紧张更是“沉疴宿疾”。自2019年7月起,有关长江汽车欠薪停产的消息便不断被媒体报道,并且持续发酵。

“拖欠员工薪资的问题确实存在。受政策、市场下行等因素影响,长江汽车发展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,处于非常艰难的时期,内忧外困。但我们没有丧失信心和斗志,正在与公司股东和潜在投资者保持沟通,将因疫情影响的融资计划继续推进。”此前,上述相关负责人曾告诉记者。

然而,融资计划并没能顺利推进,长江汽车进一步滑落生死边缘。启信宝数据显示,自2019年至今,长江汽车已被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、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等列为被执行人172次,累计执行标的超4亿元,公司法定代表人曹忠等公司相关人员也收到127次限制消费令。

最早一批获得批文

值得一提的是,眼下落魄的长江汽车,曾是国内首批拿到新能源汽车“双资质”的车企,还曾被李嘉诚看中,可谓风光一时。

公开资料显示,长江汽车的前身是1996年挂牌的杭州长江客车公司(以下简称长江客车)。2013年,在长江客车濒临破产之际,五龙电动车对其注资重组,并将其更名为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。李嘉诚曾多次增持五龙电动车股份,并一度成为其第三大股东。

2016年,长江汽车成为最早一批获得国家发改委批文的新能源车企。一年后,2017年12月,在工信部公示第302批《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》中,长江汽车再度现身。这意味着,长江汽车已拿到新能源汽车“双资质”。同年,五龙电动车投资51亿元推出了电动车品牌“长江EV”,同时杭州工厂正式投产,一期年产能为10万辆,二期年产能为30万辆。随后,长江汽车加速扩张,贵州长江、深圳长江等子公司相继成立,并吸引到了不少政府背景的投资。

尽管长江汽车是为数不多手握“双资质”的造车新势力,但其后续推出的产品却让人失望。“杭州市余杭区有关部门会向长江汽车订购纯电动公交车,但是杭州工厂没有公交生产线,只能向云南五龙汽车购买,然后挂上长江的牌子。”长江汽车前员工张林(化名)向记者透露。

乘用车方面,早在2016年,长江汽车曾发布了一款小型纯电动SUV,随后在2018年北京车展上亮相三款概念车,但直到现在这几款产品都未能量产落地。

“这款纯电SUV早就研发出来了,但是新能源补贴门槛一再提升,拖到后面这款产品已经达不到补贴要求了,导致采购成本太高,缺乏竞争力而没能上市。”张林告诉记者。

代工零跑不受影响

商用车产销量不及预期,乘用车项目又迟迟未能量产,长江汽车开始转向寻求盘活闲置产能,代工谋生的出路。2019年初,长江汽车开始为同是造车新势力的零跑汽车代工,展开自救。

不过,零跑汽车的销量尚未成规模,代工零跑汽车对长江汽车而言只是杯水车薪。不仅如此,频繁曝出的质量问题让零跑汽车的日子也并不好过。今年5月,零跑S01遭遇了约200名车主的集体维权,车主反映零跑S01存在多达十个方面的质量问题。

日前,受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启动的缺陷调查影响,杭州长江乘用车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长江乘用车)决定召回2019年6月27日至2019年12月31日生产的部分2019款零跑S01纯电动汽车,共计150辆。这不仅给零跑汽车的用户口碑造成影响,对为其代工的长江汽车来说,也是雪上加霜。

如今,长江汽车正在进行破产清算,零跑汽车的生产问题也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。

“零跑的生产资质是与长江乘用车合作的,不是长江汽车,因此不会受到影响。目前,零跑旗下两款量产车S01和T03都在长江乘用车工厂有序生产,且产能稳定。零跑和长江乘用车的合作也会正常进行。”零跑汽车相关负责人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。同样,“不受影响”的说法在上述长江汽车相关负责人处也得到了验证。

启信宝显示,长江汽车是长江乘用车三大股东之一,持有长江乘用车33%股份,两者法定代表人均为曹忠。

“长江汽车被破产清算后,公司将被注销,其持有的长江乘用车股权也要转移。对长江乘用车来说,股权结构会发生变化。如果长江汽车是控股股东,对后者的实际控制人、董事会、管理层等都会产生影响。”上述某上海律师表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长江汽车母公司五龙电动车也早已自顾不暇。2011年以来,五龙电动车已连续9年亏损。今年,五龙电动车更因股东控制权博弈引发高管“内斗”。作为五龙电动车董事会主席的曹忠也深陷其中,风波不断。

长江汽车重组之时,正是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的风口期,资本市场十分狂热,一时催生出近百家造车新势力。然而,当潮水退去,市场和资本都趋于理性,在车市下行和新冠疫情的双重打击下,造车新势力的生死淘汰赛开始提速。如长江汽车这样至今未推出量产产品、未形成规模的企业,将面临出局的风险。

每日经济新闻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
重庆天仙湖置业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顺利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

女子报假警称遭强奸 民警上门发现其处于亢奋状态

同居男女弃养生女近两年 双双获刑并被撤销监护权

市第三法院与公安机关强化执行联动 今年共促39宗案件执结

男子违规骑车拿U型锁袭警 交警一个抱摔按倒在地

相关资讯
热门资讯